您的好友雨婶已上线

爱既Agape~

欢迎加入全职语c,群号码:565588099
来个同好的,进群改名片,有人不?
cp你们定。

啊啊啊啊宝贝儿我对不起你们!我这就去码文!你们要的喻黄奥尤维勇佐樱我都码!

My knight

        “……我想回去看看。”
  “现在回去?”维克多试探性的提问,换来了尤里的点头确认。“好吧,但是,你们得带上我。”
  还没等尤里问出为什么,维克多便自顾自地说了起来“贝勒王国的国王,也就是你的父亲,曾在当年救了我一命,不管怎么说我也要回报他的恩情。”坚定的眼神表明着他的态度。
  “既然维恰要去那我也去!”被众人忽视对象一号的胜生勇利再次开口。
  “不用了,我们应付的来。气死我了,把我们贝勒王国当什么了?很好欺负吗?去他娘的诺塞!”恢复了精神的尤里又变回了那个小少爷的模样,炯炯有神的碧色双眸中,一种名为愤怒的火焰正在燃烧着。
  “好吧,那就这样了。”维克多无奈的笑了笑,“那么——祝你好运,尤里。”
  待两人换好便服离开后,维克多拉上勇利,“勇利,我们赶紧跟上去。”
  “?”虽然并不知道自家攻正想着什么,但由于那种对维克多的依赖性,胜生·温顺·勇利跟了上去。
  让我们把视线回归奥尤这里。
  尤里大大咧咧的走在前面,脚伤似乎已经好了,奥塔别克则小心谨慎的跟在他身后,趁尤里不注意时向树林中的二人比了个“OK”。
  乘车前往实在太显眼,讨论后奥尤两人还是选用了乘计程车后再去坐火车的办法。
  运气好的两人不一会儿就招呼到了一辆车,司机是个热心的大伯,看到有女士(小毛换的是女装)上车后特别热心的问他们需不需要把空调关掉,得到尤里摇头否定后还是把空调关小了点。
  为了不暴露身份,维克多早就准备好了两张身份证。奥塔别克的伪名叫做艾维利特,而尤里则为阿比盖尔。再加上维克多的示意,使两人住到了车厢上唯一的双人卧铺间。
  这趟车的终点站并不是贝勒王国,三天后,它停在了离贝勒王国136英里的德拉镇。而贝勒王国由于常日
  (科普菌又来啦~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想我呢?雨:没有快滚。咳咳好了回归正题。德拉镇是一个著名的旅游景点,那里以四季花而出名。四季花就是一年四季都开着的不同颜色的美丽花朵啦。)
  一走下火车,浓郁的花香味扑鼻而来。尤里皱皱眉头,他可不喜欢这么浓的花,就像这里的妖精一样浓妆艳抹。
  穿过无数提着花篮的花妖,人群之中一个装扮淡雅花妖女孩十分格格不入,那个女孩黑发白裙,提着一个小小的花篮,里面装的却都是一束束四季白雏菊。尤里喜欢极了这种白色的花朵,它毫不张狂,(雨: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可不一样了。)他快步走上前,蹲下身问小女孩(他给自己施展过变声魔法,所以不用担心人妖的问题hhhh。)“小妹妹,可以卖给我一束白雏菊吗?”
  女孩听到话后立马从小小的花篮中了一束花给尤里,尤里从包里拿出钱递给她,女孩却怎么都不肯收下,“花,送给你,因为,一样。”她吞吞吐吐说出几个词来。
  “这花送给你,因为你和它一样?”奥塔别克尝试翻译道。
  女孩听到后连连点头。
  “好吧,谢谢你,小妹妹。”尤里摸了摸她的头。
  正打算要离开,女孩又拉住了他的衣角。“你们,游客,我家,旅店,来?”
  “你们是第一次来的游客吧,我家开了旅店,要来吗?”奥塔别克再次翻译道。
  小女孩又匆匆点点头,金色的双眸闪闪发亮,充满了天真。
  “那,就麻烦你带路咯?”尤里对小女孩说道。
  “嗯!”小女孩冲着他扬起嘴角笑了笑,拉起他的手就跑了起来,奥塔别克赶紧追上,当然他没有忘记与后面的两人进行手势交流4一个“跟上来”的手势
  女孩家的旅店很小,却很安逸,价格也非常的便宜。
  “阿比盖尔”在放好屈指可数的行李后就下楼去,非常果断的拒绝了“艾维利特”要求同行后,独自走进了一个小巷。
  走到一半,他突然停下脚步,“出来吧,别躲躲藏藏的了。”
  

啊首先占tag抱歉啦
然后由于我马上要升学了所以登录时间依然贼少。
据说每周周末才有空。
我会趁国庆来发文的qwqqqqq

啊占tag抱歉啦
最近有事,具体更新的话9月再说啦。
qwqqqq我还有很多作业啊

〔奥尤〕My knight我的骑士 第二章(上)

  喵喵喵?!
  自己竟然被背了起来,而且姿势十分羞耻,尤里表示很心塞,瞪向那个一脸无辜罪魁祸首——奥塔别克。
  “喂喂喂,你干什么?”尤里偏过头,细长的耳尖红透至耳根,碧色眸子中充满因害羞而产生的怒气。
  那个“罪魁祸首”停下脚步,“殿下,是您自己不想走了啊?”说完接着背着尤里走起来。
  尤里不再说话,将整个脸埋进奥塔别克的后背,白皙的两手顺手环住奥塔别克的脖子。他能感受到自己的脸颊温度正在极速上升——甚至可能还在发烫。两人就这样气氛十分尴尬的走着。
  也不知道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多久,尤里感觉自己快睡着了,奥塔别克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抬起头,原来他们已经到了一座破烂的木屋前。
  屋檐下站着两个男人,一个发色银白,一个发色乌黑;一个身着华丽,一个身着朴素。
  那条精致的闪着清光的项链似乎似曾相识,尤里努力在脑海中寻找着,很快得出了答案。
  虽然尤里不是很喜欢上莉莉娅的礼仪课,但是他很喜欢听莉莉娅课后给他讲外面国家的事。银发男子的项链正是艾比王国国王的魔力结晶——霜冻之眼。尤里有些惊讶,虽说艾比王国的国王维克多的确是世界上最年轻的国王,但是也没想到竟然如此年轻。
  黑发男子只有中袖和五分裤的搭配,戴着一副宽大的黑框眼镜,平平凡凡,朴朴素素。
  “奥塔别克,你来啦,那就先进去再说吧。”朝这边挥了挥手,银发男子揽过黑发男子的腰,走进了木屋。
  尤里示意奥塔别克放他下来,“他们是?”
  “这个国家的国王和准王后。”
  “准王后?”
  “没错。”
  打消心底的好奇心,尤里不再多问,跟着两人走进了木屋。
  屋内和屋外简直是两个世界!屋内没有屋外看起来的破烂与老旧,也没有那么矮小,反倒是一座高大华美的别墅。
  “障眼法……”尤里惊讶的自言自语道,再怎么说他也是魔力值上350的天才,居然无法识别附近的魔力,而另外两人的魔力也像是被意外隐藏了一样无法察觉。
  走进一条长长的走廊,维克多引导他们来到一个像是会议室的房间里,四人分别找了个椅子坐下。
  “那么,我来自我介绍一下。”停顿了一下,他又说道“我叫做维克多·尼基夫罗姆。是艾比王国的国王。我身边的人是胜生勇利,我的未婚妻。”
  “勇利?那不就同名了吗?……算了算了,我是尤里·普利塞提很荣幸见到你们。”
  “那么,让我们开门见山。”维克多收回脸上的笑容,气氛凝重起来。“关于今天贝勒王国、希特王国、还有德华林的这几场袭击,我认为是一场策划已久的灾难,目的就是在措不及防的情况下让三个国家陷入慌乱。”
  “等等,你说,贝勒王国?!”表情明显慌乱了起来,脸色也更加苍白,苍白到发紫。
  “奥塔别克,你没告诉他吗?”维克多有些怒意的注视着奥塔别克,而那人却平静如水,“没来得及。”。
  “可是,你也应该告诉尤里啊。”沉默着一言不发的勇利缓缓开口道,又担心的看了看尤里。(雨:想像一个心疼女儿的妈妈的样子。)
  “……我想回去看看”
  
  我更新啦,惊不惊喜,意不意外?这一章需要补充的很多,等我码完这章发过来。这里发的之前的一点存稿。
       别问我死哪去了,啊大概是旅行回来后把手机电池弄坏了没钱修所以更新缓慢再加上我爸跟我抢手机充电器……

退圈

占tag抱歉。
最近太忙了,所以从今天开始退圈,回归日子未知。可能两三周,可能一个月。
有空不定时诈尸看文,但是不会更新。

我会带着大长粗回来找你们的qwqqqqq

小巴没有更新的第20天
由非常担心变成了十分担心
希望小巴能够回归lof

占tag抱歉

啊啊啊啊啊啊他娘的第二章被软件吞了!
码了辣么多!
抱歉各位可能要晚点更新了。